音色黄版抖音

“不错,只我愿意臣服你,只要你不度化我,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就算是你要我交出魂血都没有关系。”

血衣老祖连忙开口道,他不想被王腾度化,失去自我与真我,那还是他自己吗?

然而王腾却是目光一闪,随即嘴角一勾,道:“不过,我还是觉得度化你更保险。”

话音落下,王腾手上的动作不停,继续力施展度人玄经,继续度化血衣老祖。

血衣老祖如今已经失去肉身,而且还被他的大封印术封印了力量,面对他的度化,根本没有反抗之力,他度化起来也根本算不上麻烦。

而血衣老祖乃是神荒大陆上最顶尖的刺客。

而刺客杀手,最不畏死,若是自己此刻真的应了血衣老祖的请求,放弃度化他,而是收下其魂血,谁知道他到时候会不会主动自裁求死,甚至做出威胁到神盟其他人的事情来?

所以为了保险起见,王腾还是决定稍微花点功夫,度化血衣老祖。

“啊……”

“住手,不要度化我,你这个魔头,你竟然敢度化老祖我,我死也不会被你度化……”

见王腾继续施展度人玄经度化自己,血衣老祖顿时发出怨毒的咒骂,疯狂挣扎,想要冲开王腾的桎梏,自我兵解,刚烈至极。

可惜,他被王腾强大的法力桎梏,又被大封印术封印,此刻的他,在王腾手中根本没有半点的挣扎之力。

蓝色死水库泳衣美女可爱丸子头坐水中嘟嘴甜笑图片

只是小片刻功夫后,血衣老祖就老实了下来,脑后浮现出三个金色的光晕,神圣而祥和,那狰狞的双眼之中,露出明悟之色,随即一脸感激与虔诚的道:“多谢公子开导点化,令我认识到自己所犯下的罪孽,脱离苦海,我愿意终生追随在公子身边,赎还罪孽……”

王腾成功度化血衣老祖,将其收入麾下,顿时大喜。

血衣老祖的手段,他刚才已经领教过了,如果不是他掌握的万物呼吸法与心眼领域正好克制对方的隐匿之法,先前面对血衣老祖的刺杀,他多半已经丧命在其手中了。

这是一个隐藏在黑暗中的王者。

虽然只有五转巅峰的修为,但是实力却极其的强大。

而且,血衣老祖不只是精通刺杀,便是正面战斗,也不弱于人。

这种人物皈依于他,对于神盟来说,绝对是一个天大的好事,这是一口利剑。

收服了血衣老祖,王腾如今的实力,完足以去攻打中州那些顶尖的上古势力了。

王腾解开血衣老祖身上的大封印术,然后又赐给血衣老祖一枚神丹,让其重塑肉身后,就吞下这枚神丹,弥补消耗的元气。

这神丹不只是有弥补元气的作用,还能提升潜力。

是王腾以世界树蕴养出来的一缕大道精气,再辅以诸多珍贵宝药圣药炼制而成。

随着世界树吸收的大道越来越多,世界树也成长了不少,不只是大道果实凝结得越来越多,连同世界树本身的也粗壮与高大了许多,孕育出来的大道精气也越来越多,萦绕在世界树的周围。

王腾偶尔接引一缕,炼制一些神丹出来,以备不时之需。

“多谢公子恩赐造化。”

血衣老祖重塑了肉身,接过王腾赐下的神丹,一脸感激与虔诚的道。

他直接一口吞下了神丹,当场开始恢复元气。

而王腾则是看向那些被二十万强者大军镇压的一万两千多名血衣门的一流与超一流刺客。

那些刺客,在看到血衣门主与血衣老祖相继被王腾镇压的时候,就已经呆住了,一脸的震惊与不可思议。

而后见到血衣老祖竟然被王腾度化,完的皈依于王腾后,更是不敢置信。

“怎……怎么可能?门主与老祖,竟然都不是他的对手,被他镇压……而且老祖竟然被他度化……”

那些血衣门刺客眼神中充满了震惊,还有失落,以及颓败等各种复杂的情绪。

他们血衣门纵横神荒大陆无尽岁月,神荒大陆上无数势力,?哪怕是那些最顶尖的上古势力,都对他们忌惮三分。

没想到此刻,他们竟然栽在了王腾手中。

栽一个小小的准帝后期的修士手中!

连同他们血衣门的老祖,竟然都被镇压度化了。

此时,看到王腾的目光扫来,这些血衣门的刺客顿时纷纷激动了起来,疯狂的挣扎。

只可惜,他们也早已被王腾打下了大封印之术封印镇压,加上二十万强者大军联手压制,这样的情况下,没有人可以挣脱。

求死都不能。

“血衣门三番两次刺杀我,总该要付出代价,不过我这人仁慈,不愿意多造杀孽,便给你们一个赎罪的机会,普度无量!”

王腾目视那些血衣门的刺客,随即双手施法,以他而今的巅峰状态之下,加上万物呼吸法凝聚来的力量加持,这些刺客被镇压与封印的情况下,毫无抵抗之力。

那金色的佛光照耀八方,笼罩了所有的血衣门的刺客,只片刻时间,便将他们统统镇压。

随后,那一万二千名血衣门的顶尖刺客,齐声颂念王腾开导度化之功德,纷纷皈依。

见此一幕,王腾脸上浮起炽盛的笑容。

接着他又放出了琉璃宝塔。

琉璃宝塔中,血衣门主冲着王腾服软道:“王腾,此前刺杀你,是我血衣门的不对,我愿意赔偿,你不是喜欢宝库吗?只要你放了我,饶恕我血衣门,我愿意主动献上我血衣门这些年沉淀了无尽资源的宝库,并且发誓,永远不与你为敌……”

“现在后悔招惹到我,迟了,早些时候在做什么?”

听到血衣老祖的话,王腾不以为意的道。

献上宝库赔罪?

如今这血衣小世界中的所有血衣门的核心成员,统统都臣服皈依于他,血衣门已经彻底落入他的手中,血衣门的宝库,也不过是他的囊中之物,对方以此为筹码,怎么可能打动他?

他冷笑一声,目光射进琉璃宝塔中,照射在血衣门主身上,道:“到了现在,你血衣门的宝库是我的,包括你们血衣门的刺客,也都是我的。”

“你也不例外。”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