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猫软件app直接进入

   华天荒沉默半晌后,慨然长叹,接着又向罗军鞠了一躬,道:“论及智谋,本领,以及其他种种,老夫皆不如你宗寒。今日,老夫服了你了。不过,老夫以后还是会永远站在天尊的身边与你为敌。老夫绝不会允许你来动摇永恒族的根基!”

   罗军笑笑,道:“大家都是永恒族人,只不过是风水轮流转,江山代有人才出。难道说这天下不跟天尊一个姓,那就是大逆不道了?难道说,永恒族的首脑永远都只能是天尊吗?这是没道理的。我同样希望永恒族强大无边,人人安居乐业。就如当初,我明明可以让你们裁决所灰飞烟灭,但我选择了一退再退。”

   叶东皇道:“你既然已经走了,为何还要回来?”

   罗军道:“我当然得回来,我的这些手下,还有我的师父,以及院长,老师都是跟着我起的事。我怎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身陷囹圄,万劫不复。还有,我从前反你们裁决所,那就是不想让你们裁决所一家独大。现在好嘛,你们直接把审判院,原始学院也部接手了。光明议会,黑暗教廷更是成了你们的傀儡。这比以前还要更加不如,以我看,这天尊,还是得扯下来。她不下来,这世间难宁!”

   华天荒道:“你错了,宗寒!天尊乃有大慈悲心肠。这一次,即便是你们如此过分,但她依然没有过多的追究。议会与教廷几乎是部既往不咎,审判院与原始学院也是只诛首恶。便是你的父母,兄弟姐妹,我们可都从来没去找半分麻烦。”

   罗军道:“这些不过是她老辣的手段,何必多说。我与我的父母,兄弟姐妹从来没有什么恩情可言。你们知道这一点,才不去追究而已。”

   华天荒不由气恼,道:“你这魔星,当真是冥顽不灵。无论我们做什么,你都不会觉察出一丝的恩义来。”

   蓝紫衣在旁良久不语,闻言不由好笑,道:“华老,你这人也忒不讲究。大家讲道理就讲道理,你这讲不赢了怎么就人身攻击呢?这是一个老前辈该有的风范吗?”

   “我……”华天荒顿时说不出话来。

   罗军道:“好啦好啦,反正咱们今日也不是来讲道理的,辩也辩不出个所以然来。我们前来的目的是救人,诸位现在都还身康体健,把我的人部放了,然后快些回去复命吧。不然的话,再打下去,你们一半人真给我抓了。也许我心情不好,把你们给杀死在这虚空之中。想想吧,你们人手齐都还被我们追着打。若是少了一半的人手,你们怎么打?万一我再将你们的人逼一逼,最后为我效力炼阵,你们剩下的人便是死路一条了。”

   蓝紫衣道:“真到了那个时候,大家面上心里都不好过。凭良心讲,我们抓了你们,你们真的不怕死吗?”

   众裁决高手顿时心中惶惶。

   马尾少女户外写真俏皮可爱

   这几番下来,他们也确实越来越没信心了。

   华天荒也是感到头疼,如今大衍雷鼎都被破了,还能组什么阵呢?

   而且,自己这边被他们抓了两个走了。渊龙是已经破罐子破摔了……再搞下去,辰孝汝只怕也可能会叛变。被他们抓的人越多,之后的隐患也就越多。

   这事情就像是女子被土匪绑走,最后即便送回来了,当丈夫的心里也难免会有疙瘩。

   “我们得商量商量!”华天荒沉声回道。

   罗军道:“好吧,我们先走。一个小时后,我们再回来!”

   华天荒道:“行!”

   罗军便与蓝紫衣快速离去。

   众裁决高手复又进入飞船商量。华天荒以阵法护持飞船,便是让外界之人难以窥测里面的情况。

   至于黑衣八煞那样的人物自是没有资格进来的,他们在飞船外面警戒!

   “大家怎么看?”叶东皇首先征询众人的意见。

   众皆沉默,这事还真不好说。

   要说出放人这两个字来,需要很大的勇气。

   众高手虽然都赞同放人算了,但他们都不愿说出口。

   谁也不愿意惹祸上身。

   良久后,华天荒打破沉默,道:“再纠缠下去,事情只会越来越糟糕,我们在这里无险可守。而宗寒与明知夏又来无影,去无踪。罢了,罢了,放人吧,这一趟,老夫认栽了。诸位也不必担心会有什么后果,等回去后,老夫会在天尊面前一力承担部责任!”

   “万一……”磨剑海山说道:“万一他们把人救走了,依然不放过咱们呢?”

   众人顿时一凛。

   华天荒道:“若真是拼死搏杀,他们不是我们的对手。只不过,咱们这边缺少了一些血勇之气。老夫相信宗寒和明知夏不会做那般不明智的事情。”

   众裁决高手闻言顿感惭愧。

   这边商定之后,便就等待罗军与蓝紫衣的到来。

   且说罗军这边也在发生一场对话。

   罗军先前在渊龙的脑域里布置下了精神炸弹,只要渊龙不听话,便会引爆这种精神炸弹。以罗军目前的功力,渊龙还真就破解不开。

   这时候,渊龙来脾气了,道:“你他娘的跟我也算是相识一场,你干嘛就不放过我?那么多人,你非要抓我?我修为最弱,最好抓吗?”

   罗军和蓝紫衣哑然失笑。

   罗军笑道:“不是你修为弱,最好抓。而是当天我看你小样挺狂的,所以有些不爽,于是就把你给抓了。”

   渊龙道:“你说我以后怎么弄?我再回去,天尊还能原谅我吗?我已经屡次坏大事了。”

   罗军道:“回去确实有点难。”

   蓝紫衣道:“实在太难,就留下跟我们一起闯吧。说不定以后,你能更上层楼。”

   渊龙有些心动,可又觉得跟罗军他们一起就真的没有了回头路。但回去吧,又怕天尊发雷霆之怒。他觉得易地而处,自己都没法原谅自己啊!

   “你别当真!”罗军道:“知夏和你开玩笑的,您老实回去吧。我还怕你跟我了,找机会把我们出卖,然后好回去戴罪立功呢。”

   渊龙道:“我这……”脾气上来了,道:“还回去什么?回去之后,天尊肯定要重罚我的,说不定会杀了我以儆效尤。若再不处理,以后人人畏死助敌,那还得了。”

   罗军道:“那你就随便找个地方去躲藏吧。”

   渊龙道:“不行,我跟定你了。天奴现在都一心向着你,想来你这人也不算太差。”

   “可是我不要你啊!”罗军说道。

   “你凭什么不要啊!”渊龙道:“我拿不出手吗?”

   罗军道:“我也怕你畏死助敌啊!”

   渊龙无语了。

   罗军见他郁闷,哈哈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好了,跟你开玩笑的。以后的路你要怎么走,我都尊重你。你若想回去,我不拦着。想跟着我,也是可以的。但是我丑话说在前面,我不会太信任你,也会防着你。除非你能用行动得到我真正的信任!天奴就很不错,他得到了我真正的信任。”

   渊龙道:“天奴待你的确没话说,我劝他回到我身边来,他居然跟我说,要和你的那些手下同生共死。”

   罗军不禁动容,道:“他是好样的。”

   一个小时后,罗军与蓝紫衣来到了华天荒一行人的面前。

   华天荒一行人也已经准备好了,黑狱就在华天荒的手中。那黑狱就像是一个拳头大小的模型一样,里面黑雾缭绕,让人看不清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人,我们放。但是,我们的人,你也要放!”叶东皇扬声说道。

   罗军道:“那是自然。”

   叶东皇道:“还有,我们放人后,彼此都不得再行纠缠。”

   罗军一笑,道:“放心吧,真要闹到鱼死网破,对谁都没好处。”

   华天荒便即释放黑狱中的雷鬼一行人。

   罗军也释放了渊龙和辰孝汝。

   渊龙虽然是想跟着罗军,但这时候也不好表明出来。

   两人快速的来到了华天荒等人的身后。

   黑狱中的雷鬼众人终于重见天日,他们一直都在等待,也一直在煎熬。此刻被释放出来,还见到了久违的宗寒和明知夏,顿时狂喜莫名。

   这是从地狱到天堂的感觉!

   雷鬼一行人回到了罗军这边,樱雪妃忍不住落泪。师北落和侯建飞亦是老泪纵横。

   罗军喊一声老师,院长,师父,大哥。他们均是百感交集……

   天奴,明慧,头陀渊等人皆一起喊道:“大人!”

   彼此各自释放了人质后,华天荒一行人就准备离去。

   罗军开口道:“等等!”

   华天荒一行高手顿生警惕之心,叶东皇冷声道:“怎么,你还想干什么?”

   罗军道:“诸位,我不是要为难你们。只是,渊龙已经数次助我。他若再回去,只怕是死路一条。你们谁也不敢替天尊来打这个包票保他不死,所以,渊龙到底是跟你们走,还是跟我走。我想我们应该给他一个选择的权利!”

   华天荒一行人呆了一呆,均看向渊龙。

   渊龙神情复杂至极。

   叶东皇沉声说道:“渊龙,你别跟我说,你要去他们那边?”

   渊龙面现苦涩,道:“神尊,对不起,我是个怕死的人。我不知道诸位在面临生死的时候,是不是就可以舍生就大义。我做不到……天尊先前已经宽恕了我,我想,这次他不会再宽恕我。所以,我还是想活着。”

   “你这一去,便是万劫不复!”叶东皇痛心疾首。

   华天荒也劝慰道:“渊龙,我等修道之人已明悟生死真谛,怕死乃是人之常情。老夫会在天尊面前力保你,你放心跟我们回去吧。”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