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2d9vip

吞天虎和贡南烟交上手后,两人都很默契地远离阵法长城,向着血影联盟的疆域中飞去。

一时间,在血影联盟疆域上空,一阵阵恐怖无比的战斗波动散发开来。

两人一交上手,贡南烟眼中顿时不由露出一阵惊讶的神色,这蠢虎居然已经突破到地尊境后期了。

怪不得这蠢虎今天这么嚣张了,原来是又突破了新境界。

无论是小青鸟还是吞天虎,都有着收敛气息的血脉天赋,在它们不主动散发身上的气息的时候,别人很难从它们的表面看出它们修为的高低。

只有在战斗中,它们的气息爆发,才能够知道它们究竟在什么样的境界上。

这头蠢虎的修为提升速度还当真恐怖,在第一次和这头蠢虎交手的时候,她还能把这头蠢虎撵着打,但是现在,这头蠢虎居然已经提升到足以和她势均力敌的地步。

而且在这期间,自己的实力也同样以整个风元王朝都从所未有的速度提升着,最后居然都还是被这头蠢虎给追了上来。吞天虎虽然突破了地尊境后期,但是它今天找回场子的目的最终还是没有实现,毕竟它修为进步的同时,贡南烟的修为同样也在进步,贡南烟现在的修为,距离正式突破

天尊境,也就是一线之隔而已。

一人一虎战斗了整整一天,最终以平局收场,谁也奈何不了谁。

“吞天虎,走了!”楚剑秋从混沌至尊塔出来后,来到玄剑宗西南边境这边,对着正在和贡南烟大战的吞天虎叫道。

现在也不知道九溪大陆魔岛那边的情况如何了,他可不能在南洲这边停留太久。

可爱少女活力十足动物园拍写真

正在和贡南烟大战的吞天虎听到楚剑秋的叫唤,顿时对贡南烟说道:“贼婆娘,今天虎爷先放你一马,下次再打过!”

说着,吞天虎身形一闪,回到了阵法长城城头上。

在实力大涨之后,吞天虎胆气粗壮无比,反正现在贡南烟也奈何不了自己,它也不用再对这恶婆娘低声下气。贡南烟听到这头蠢虎对自己的这个称呼,心中顿时不由一阵恼火,这头蠢虎仗着自己实力大涨,胆子真是肥了不少,以前真该趁着这头蠢虎实力还弱的时候,多揍它几顿

贡南烟身形一闪,也来到了阵法长城的城头上,正想要通过欺负一下楚剑秋来找回场子的时候,但还没等她开口,楚剑秋已经取出了十缕荒古气息交给了她。

贡南烟见到这一幕,已经到了口边的话顿时硬生生吞了回去。

楚剑秋都如此识趣了,她总不能还揍他一顿,这未免也有点太说不过去了。

贡南烟接过那十缕荒古气息,瞥了眼吞天虎一眼,冷哼了声,便走到旁边的加强版的九级剑意淬体大阵中炼化荒古气息去了。

目前只能通过尽快提升自己的修为,下次见到这头蠢虎的时候,才能再揍它,否则,如果这蠢虎的修为再突破一重境界,那到时候双方的形势可就要倒转过来了。

被一头自己揍过的蠢虎欺负,贡南烟可丢不起这个人!

所以现在贡南烟对提升自己的实力,心中有着无比巨大的紧迫感。

楚剑秋如何不明白贡南烟的心思,心中只觉一阵好笑。

楚剑秋没有在南洲多呆,把剩下的荒古气息交给无垢分身后,便和吞天虎返回万石城,通过跨界传送阵回到天照岛中。

……

苏妍香时隔多年再次回到南洲这片土地上,一时间心中不由感慨万千,距离她当年离开南洲的时候,一晃眼间,已经是十数年时间过去。

虽然之前通过楚剑秋的口中,她也大致知道了南洲如今的状况,但是当真正回来看一看的时候,她才感受到这十数年间南洲的变化究竟是何等巨大。曾经不可一世的血影联盟,已经被玄剑宗打得不敢冒头,不但疆域被玄剑宗吞并了将近三分之二,而且现在还龟缩在距离玄剑宗边境线后面上百万里的地方,莫说胆敢攻

打玄剑宗了,就连玄剑宗阵法长城半步都不敢靠近,他们只盼望玄剑宗不去攻打他们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而曾经实力强大无比的南洲联盟七大宗门,如今也已经在南洲消失,部并入了玄剑宗,成为了玄剑宗的一部分,连她所在的宗门天香楼也不例外。

曾经的天香楼楼主,南洲第一美人颜清雪,成为了楚剑秋的女人,也成为了玄剑宗如今实质性的宗主。毕竟左丘文虽然还挂着宗主的名号,但他平时和楚剑秋一样,基本上万事不管,只顾着和长孙元白到处闯荡历练,所有的宗门事务都交给颜清雪来打理,心安理得地当起

了甩手掌柜。

如果不是楚剑秋硬是不让他卸任宗主之位,恐怕他早就把宗主之位传给颜清雪了。

左丘文如今最重要的目标,就是修为上不要被自己的师弟师妹和师侄女儿反超,否则,他在玄剑宗可真就是没脸见人了。无论是崔雅云、秦妙嫣,还是洛芷云、左丘怜竹,修为一个个飙升得迅速无比,这让左丘文简直是压力山大,只要他稍微松懈,恐怕一眨眼,他的实力在一众师弟师妹中

就变成垫底的存在了,真要到了那种时候,这让他这张老脸往哪里放。

所以现在左丘文哪里还有心思去管理什么宗门事务,努力提升境界修为,才是最为重要的事情。当然,这也是因为颜清雪的能力极其杰出,把整个玄剑宗打理得井井有条,左丘文自问自己在处理宗务上的能力未必能够比得上颜清雪,所以他这个甩手掌柜也就当得心

安理得了。

苏妍香回到南洲,第一时间就是去见自己的师父冯依云。

“师父!”苏妍香扑入冯依云怀中,哽咽地叫道。

冯依云多年再次见到苏妍香,也是惊喜无比,一时间百感交集,热泪长流,紧紧地把苏妍香抱住。苏妍香是她一手拉扯大的,在她的心中,苏妍香不单止是她的徒弟,也是她的女儿。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