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的艺人是什么意思

“哈恩纳斯在试炼完成的当天,就被派到波斯打理他们家族的生意,当然,大家都知道是流放,除非将来成为圣域,否则这辈子回不来了。格尔纳来这里就是玩玩,毕竟是英雄家族,不会挡我们这些小贵族的路,估计战胜战俘囚犯之后,会弃权,或者认输离开。”

“怪不得这么久没见到哈恩纳斯。”苏业道。

苏业看一眼观众席,突然发现明显的现象。

靠近角斗赛场的内圈的观众席中,衣服以白色居多,偶尔搀杂着在罗马和波斯流行的紫色衣服。这些人身上的饰品不断反射亮闪闪的光芒。

在中圈的观众席,衣服开始出现杂色,很多人也有白色长袍,但并不那么明亮,像是穿了很久。

而在最外圈的观众席上,衣服以天然的褐色和棕色居多,很少有白袍,完看不到紫色。

几十万人的地方,声音混乱,话语混乱,一切混乱,唯有衣服的颜色竟然如此分明。

不多时,苏业看向半神露台,里面坐着零星的三个人。

三个人都相距较远,好像互不认识一样,静静地呆着。

帕洛丝在看这里。

两个人四目相交,苏业挥了挥手。

帕洛丝轻轻点了一下头。

能让你心平静和的清新小美眉

苏业扭头想寻找自己的同学和老师,但扫了一圈,面对几十万人,算了,自己只是魔鹰之眼,不是百首魔鹰之眼。

时间慢慢推移,很快,在半神露台的对面,在参赛者上方的观众席,一个戴着魔法胡子的主持人开始发言。

先是赞美众神,然后赞美贵族,最后赞美雅典的每一个人。

之后朗诵赛会上常见的诗篇,再宣布规则,又唠唠叨叨才宣布开幕式开始。

“我们站起来,入场仪式开始了。”罗隆低声道。

场无论在哪里的人,都站起来,连半神露台上的三个人也不例外。

突然,乐声在旁边响起。

苏业向左侧看去。

就见左侧黑洞洞的大门中,走出四个高大健壮的战士,四个人腹部的黄金狮子腹甲格外醒目,身着战时皮甲,每个人都扛着荆条。

他们是这场赛会的执法官和裁判,手中的荆条代表他们执法的权力。

场大喊,山呼海啸。

在执法官的后面,是正在吹动或弹奏各种乐器的乐手,他们的声音被观众的欢呼声压制得好像跑调。

乐手之后,是一座木质的白色雅典娜雕像,由十多人抬着,缓缓前行。

白色的木质雅典娜雕像神圣庄严,头戴神冠,身穿长袍,左手持盾,右手握矛。

她的双眼是木头雕刻,并无任何色彩,但却让人不敢直视。

观众席们再次发出惊天动地的欢呼声。

“智慧女神!”

“雅典娜!”

“女神保佑……”

众人高声欢呼女神的名字。

在城邦保护神雅典娜女神雕像之后,是角斗士们信仰最多的神灵。

长着翅膀的胜利女神,被涂得金灿灿,左手握棕榈树枝,右手高举胜利花冠。

胜利女神的雕像小许多,但引发更大的欢呼。

角斗场是胜利女神的主场。

苏业静静地看着胜利女神的雕像。

外形和那天飞到自己上空的那位极为相似。

胜利女神雕像之后,是手持棕榈树枝的孩子们,接下来由他们将棕榈树枝献给每一场的胜利者们。

之后,则是几位外形修饰得无比精致的贵族,或是老年人,或是中年人,身着白色长袍,系着紫色腰带,身上的饰物并不多,但每一件都格外精美。

主持人立刻用充满激情的声音介绍新出场的贵族,用尽各种赞美之词称赞这些赛会的赞助者。

接着,那些角斗士跟在贵族们稍后的位置,一起跟着队伍前行。

“我们跟上角斗士。”罗隆低声道。

在角斗士路过前方的时候,所有的贵族参赛队伍跟上。

他们是这次赛会的真正主角。

观众席上的所有人大声欢呼起来,不分男女老幼,不分贵族平民,不分内向外向,这一刻所有人都被场的气氛带动,力大吼。

苏业抬头向观众席上看去,在内圈和中圈的交界位置,突然看到霍特、吉米和艾伯特三人。

霍特静静地坐在那里,和别人站着一样高,明明很喜欢凑热闹,但他没有呼喊,只是呆呆地看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什么。

吉米和艾伯特则兴奋的喊叫,两个人看到苏业后还用力挥手。

苏业轻轻点头,但目光离开两个人,落在两个人身边的空位上。

看了好一会儿,苏业默默转回头,跟着队伍行走。

走了一阵,队伍停下,乐声继续,主持人再度讲话,完成开幕式。

罗隆低声道“我现在去抽签,决定接下来我们攻击什么魔兽,你们回到座位上看角斗士们的表演。”

苏业和其他贵族队伍回到之前的座位上,主持人又开始吟诵诗歌,吟诵完之后,第一批角斗士上场,进行角斗。

在角斗士战斗之前,两个战士和两个魔法师分别站在观众席最内圈的边缘,也只有他们四个能站着。

两个法师胸口佩戴白船航海魔法师徽章,两个战士胸前则佩戴星空徽章。

苏业发现,这些角斗士和想象中的不同,他们都如同竞技运动员一样,虽然也是真战斗,但有许多限制,比如不能从背后攻击,不能攻击对方的头部,一方武器碎了不能抢攻,要等其助手递上武器……

对多次参与实战的苏业来说,这种战斗还差了一点,但是,观众们看得热血沸腾。

每一次角斗士受伤流血,就会有大量的观众欢呼。

苏业平静地看比赛,寻找自己能学习的地方。

不多时,第一场决斗结束。

接着,一些人抬着筐走到观众席上,然后从筐里拿出一些薄壳木球,用力向观众席上抛去,许多观众用尽力争抢。

只有外圈和中圈的观众席上才有木球洒落。

内圈的观众们则看向那些抢木球的观众,露出看似和善的微笑。

苏业第一次看到这个场面,早就听说过这种源自罗马角斗场的风俗,罗马的大贵族为了取悦公民,会把写字的纸莎草放入木球,得到木球的人打开后,在比赛结束能兑换纸莎草上写的东西。

奖品种类极多,有奴隶,有武器,有食物,有钱币。

在第二场角斗表演开始的时候,罗隆苦着脸回来。

“抱歉,我运气太差。”

罗隆说着,在苏业和另外三个黑铁战士面前亮出自己抽签的纸莎草。

“魔甲龟?”卡索纳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这可是青铜之王,最强的青铜魔兽之一,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你运气太好了。”苏业道。

罗隆无奈道“魔甲龟数量稀少,运输麻烦,很少会出现在城邦赛会,但每一次出现,面对它的队伍必败无疑。一会儿的魔兽战,要在十分钟内战胜魔兽,否则就算失败。魔甲龟本身力大无穷,防御极强,又会水系魔法,唯一的缺点是在陆地上行动缓慢,可一旦缩进龟壳,黑铁位阶根本奈何不了它们。”

“魔甲龟身上的材料挺值钱,但我听说哪怕是白银战士遇到魔甲龟都懒得出手,不是不爱钱,是太麻烦,一般来说,只有黄金战士或法师才能比较轻松对付魔甲龟。这次魔兽战,难了。”卡索纳道。

“会不会被针对了?”格洛尔随口道。

众人面色一变,卡索纳不悦地看了格洛尔一眼,格洛尔立刻意识到自己失言。

“我相信这次赛会的组织者是公正的,但是,不是没有意外的可能。”罗隆的声音有些沉重。

众人相互看了看,罗隆几乎是在说,自己的抽签很可能被人做了手脚。

“不管怎么说,我们力以赴,哪怕失败,也对得起自己的努力!”考伯特低声道。

“对,我们不能放弃。”卡索纳道。

苏业则一边翻看魔法书,一边说着魔甲龟的特性,众人认真听。

念完之后,苏业总结道“魔甲龟的优点不多说,防御太强。他的弱点,就是它能探出来的头部、四条腿部和尾部。我们只要斩断它的头,就能快速结束战斗。”

“魔甲龟的胆子比较小,我怕它往龟壳里一缩,死活不出来,我们拿它根本没办法。”罗隆道。

“我不怕它缩在龟壳里,我只怕它使用水系魔法影响我的火系魔法。不过,它要施法,必须露出头,那么,这就不难解决。”苏业胸有成竹道。

“它的头也十分坚硬,我们要在同一个位置攻击很多次才能砍掉它的头。”卡索纳道。

罗隆轻轻点头。

“我的地傲天能解决。”苏业道。

“地傲天的尖刺骨棒有毒!只要给刺破它的皮,就有机会在十分钟内杀死它!”罗隆道。

众人商量战术,只能围绕着地傲天。

三个黑铁战士问了地傲天的力量后,都半信半疑。

三场角斗士表演很快结束,观众们也过足了瘾。

很快,主持人宣布,城邦赛会正式开始,第一场将是一支队伍对抗魔兽。

在观众们的欢呼声中,一头青铜冰狼王缓缓从角斗场的囚笼里走出来。

它那巨大的白色身体和冷酷的目光引发观众们阵阵惊呼。

接着,第一支贵族队伍的五个人出场,对冰狼王展开攻击。

随着战斗的进行,观众的呼声此起彼伏。

结果,这支贵族队伍实力较差,最终以一人重伤三个人轻伤的代价,在第九分钟的时候杀死冰狼王。

四个人站在冰狼王的尸体上,主持人高喊这支队伍的家族名字,引发观众热情的欢呼。

妙书屋

Tagged